機械表竟然也有“全球定位”?!

大腕徐不工
31
0

時間等式的局限性

今天要介紹的這款作品,出自瑞士納沙泰爾的KRAYON制表工坊。KRAYON的創立者Remi Maillat是一位年輕有才的微機械工程專家,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機芯設計師。我第一次聽說他的大名還是在6、7年前,彼時他已身為某頂級品牌布局專業制表的關鍵人物。Remi Maillat于2013年自立門戶,成立了自己的制表工作室,這款獨一無二的能夠顯示全球日出日落時間的Everywhere腕表便是他的處子作。

說起日出日落顯示,經驗豐富的表友自然會聯想到時間等式腕表。時間等式雖然復雜且罕見,但還談不上獨一無二,如寶珀、江詩丹頓等品牌皆有涉足,當然最出名的還要數愛彼的時間等式萬年歷表,它的盤面上設有兩套獨立的子表盤,分別顯示日出和日落時間,十分清晰易讀。

1.jpeg

愛彼的時間等式萬年歷表,9點和3點位子表盤分別指示日出日落時間,中央藍色棒狀指針指示真太陽時。注意看,表圈下方刻有普林斯頓的字眼,理論上每塊日出日落腕表都刻有唯一的城市名(官方宣傳照例外)

不過這種傳統的時間等式腕表也有個美中不足之處,便是需要在出廠之前,根據使用者給定的方位對機芯進行設定(計算并制作出相應的凸輪)。在完成設定后,腕表便永遠只能顯示同一個地點的真太陽時以及日出、日落時間。如果使用者戴著它去到某一個港口,想要在日出時分駕船出海,對不起,本表恐怕無能為力。換言之,只要遠離了那個事先設定的地點,腕表的時間等式及日出日落顯示功能便都形同虛設——而這,顯然是Remi Maillat所不能接受的。

2.jpg

新款的江詩丹頓閣樓工匠天體超卓復雜3600,6點位帶有日出日落時間指示及時間等式功能

大膽假設,小心論證

話說我第一次見到這款Everywhere腕表的時候,還被小小地刁難了一番。它的主創者并未告訴我表的名稱和功能,而是讓我根據盤面的內容自行推敲。以鄙人以往的經驗來看,敢提這種特(變)殊(態)要求的,肯定是對自己的作品極為自負。下面大家不妨先仔細端詳端詳這款表,猜猜它的功能和操控方式,也順便體驗一番我當時的感受。

3.jpg

獨一無二的Everywhere腕表,直徑42毫米,厚11.7毫米,不看介紹,你能推斷出它的功能嗎?

在當時,我首先確定的是表盤中央的藍色指針為分針,因為它對應的刻度圈標有0-60刻度,只能是分鐘。其次,我敢保證6點位子表盤顯示的是日期和月份。

接下里的推理就沒有那么輕松了。由于腕表的最外圈標有24小時的時標,所以我猜測那枚藍色V字形箭頭指示的是24小時時間,并帶有晝夜顯示,竟然獲得了“哇你好厲害”的謬贊。

之后難度繼續提升,12點位的子表盤上印有“UTS”和“DST”,我知道它們是世界標準時區及夏令時的縮寫,所以該子表盤一定與時區有關。而它的內外兩圈刻度,分別標注了時區的最大值“12”和經度的最大值“180”,進一步印證了這點。

4.jpg

進行到這里,其實只剩下表盤中央3點位和9點位的指示功能還未明確。如果我能和諸位表友一樣,充分發揮“大膽假設,小心論證”的精神的話,是有可能最終通關的。然而當時的我已然認慫,因為這款表同時具備年歷,24小時和晝夜顯示,及時區和經度功能,已經超出了我對現有機械腕表的認知范疇,況且它還帶其他未知的功能項。

因此,我在心中默默給它打上了“非正統”的標簽,無論這款表最終揭示的功能有多么顛覆,多么標新立異,我都不會感到驚訝。

從 Here 到 Everywhere

然而事實上,這款表的功能還真的是一點也不“非正統”,甚至還帶有些許返璞歸真的意味。

如前所述,Remi Maillat并不滿足于傳統時間等式腕表只能顯示單一固定地點的日出日落時間。他設計研發的這款Everywhere,表如其名,就是要能顯示全球所有(任意)地點的日出日落時間——這不正是古人們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循環往復中,對于時間最初的認知和訴求嗎?

既然要能顯示全球所有地點的日出日落時間,首先就需要讓腕表了解目前所處的位置。因此,這款腕表一定要具備經度和緯度的調節功能,它們分別對應12點位子表盤的那根較長的指針(西經180°至東經180°)以及9點位的扇形指示區域(北緯60°至南緯60°)。

5.jpeg

刻有地球經線和緯線的盤面中隱藏著怎樣的玄機?

需要同時設定的還有12點位那根較短的UTC指針,即佩戴者所在的時區。有讀者或許會感到奇怪:經度和時區的意義不是相同嘛,為何還需要重復設置?舉個最常見的例子:北京天安門位于東經116°,新疆烏魯木齊市位于東經87°,從地理上相隔31°,自然會形成兩個時區(2個小時)的時差。但是為了全國統一計時,北京和烏魯木齊都是遵照東8區的標準時間,這也就造成了,北京如果是早晨7點鐘迎來日出,烏魯木齊則要等到2個小時后,即早晨9點鐘才能迎來日出。同理,即便是地處同一個時區的人們,他們的所在地也可能存在最大15°的經度差,這會造成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差,所以經度和UTC時區均需獨立設定。

此外,正確的日期也是必不可少的。眾所周知,我們日常采用的是平均太陽時,它與真實太陽時之間存在著差異,后者每一天的時長和日出日落都是在不斷變化中的,這也是所有時間等式腕表存在的理論基礎。Everywhere腕表也同樣如此,在設定完經緯度和時區之后,其機芯內部多達百枚的齒輪部件,便會根據正確的日期,計算出當天的日出日落時間。由于腕表本身具備年歷功能,大大減少了“被迫”調節日期的次數。

細思極恐

看到這里閣下或許又會產生疑慮:如此多項(四項)的參數設定,操作起來想必會十分繁瑣吧?然而并沒有!Remi的神奇的之處,就在于他善于用最簡潔的方式解決最復雜的局面。位于表盤9點位的日期(DATE)、緯度(LAT)、經度(LONG)和世界時區(UTC)參數,均可通過表殼左側8點位的小按鈕進行選擇,再用表冠進行調節。四項參數的順序按照使用頻率的高低排布,默認設置為日期。

6.jpeg

另外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這四項參數均可以通過表冠前后雙向調節,避免了設置不當(調過了)造成的不可逆后果。應該說,經過我這番蜻蜓點水式的介紹,任何人都能在不借助使用說明書的情況下獨立完成設置,而不用擔心損害機芯內部結構,比大多數萬年歷表還要smart。

在順利完成設置后,腕表便可通過上下雙層的藍寶石轉盤,顯示全球任意地點的日出日落時間及全天的日照長度。隨著四季的變換或佩戴者位置的移動,黃藍兩色所代表的晝夜時長也會隨之增長或縮短。

7.jpeg

注意看,黃色藍寶石轉盤在12點位隱藏著一條縫隙,所以它實際上是兩塊黃色轉盤上下重疊的。

該雙層藍寶石轉盤是這款Everywhere腕表的又一神奇之處,它給人的感覺仿佛是代表白晝的黃色條和代表夜晚的藍色條可以自由伸縮,但從物理學上這顯然是不可能的。設計師用了一點障眼法,讓我們誤認為兩層轉盤是根據顏色區分的(一黃一藍)。事實上并非如此,兩個轉盤其實都是黃色的,左側轉盤的起始位置顯示日出,右側轉盤的終點位置顯示日落,而下方的藍色是底板的背景色,兩層轉盤的重疊處隱藏于12點位附近。

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在腕表的設定和顯示之間,我還跳過了難以描述的復雜計算過程。因為全球日出日落裝置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概念,其創作者希望將一項正統的機械功能做到極致,而不像其他很多大復雜表只是功能的堆砌。Remi Mailla及其KRAYON制表工坊,專門設計并打造了595枚零件,由KRAYON的工程師巧妙地安裝于僅6.5毫米厚的自動機械機芯中——其零件數量甚至比前面那款江詩丹頓的3600還要更多,機芯也要更薄,不得不說是個微型機械工程領域的奇跡。

8.jpeg

Everywhere腕表轉配的USS自動機芯,采用微型擺陀,包含595枚零件,機芯直徑35.4毫米,厚度卻僅為6.5毫米。

該USS機芯共使用了84枚齒輪,145枚齒輪相關零件,85顆寶石軸眼,并且擁有4個差動變速裝置。為保護這些創新發明,KRAYON已為之申請了三項專利。由白金打造的自動上鏈珍珠陀,可提供72小時動力存儲,振動頻率為3赫茲。

秉承瑞士傳統的鐘表技藝,Everywhere腕表的裝飾工藝全由手工完成。42毫米表殼,有玫瑰金和白金可選,追求與眾不同的表主還可在設計上提出更個性化的要求。表背面安裝藍寶石底蓋,可以欣賞到機芯優美的結構和精良的打磨。全部夾板、螺絲的表面和邊緣都經過處理,22K金的擺陀被雕刻上的地球經緯線的紋路,和表盤正面的全球時間主題相呼應。

9.jpeg

機芯的結構十分精密,后處理工藝也很出色,22K金擺陀刻有地球經緯線的圖案。

當然,對于如此精密絕倫的一款作品,總會存在著這樣那樣的疑問,比如遇到DST夏令時怎么辦?或者為何只顯示南北緯60°,而非90°?前者其實可以主動調節,至于后者,我認為是為了避免出現極夜的情況,因為無法將黃色轉盤全部隱去。

當然肯定也有人想了解這款表的價格,答案是60萬……瑞郎……起……

Krayon-Everywhere-display-Universal-Sunrise-and-Sunset-Indications-hands-on-1.jpg

之所以說“起”,是因為每一塊表都是私人訂制的Unique piece,任何附加要求如雕刻、鑲鉆都是要加錢的。KRAYON工坊不打算做假限量,Everywhere每年的產量上限就是5只。話說回來,60萬瑞郎起的價格難道很貴嗎?據我所知這表還沒做出來就已經有人預定了!

評論(0)

發表評論請登錄
五子棋八卦阵